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3:00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:《国会山报》视频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报告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报告新增本地疑似病例0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这位人事主管让江翠兰生了疑。江翠兰说,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微信?“我就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微信,他就说我女儿在公司上班时,他知道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似“男友”现身却矢口否认两人关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疫情的持续,这位教育家已经开办了自己的在线学校,旨在在家学习。据报道,今年早些时候,亚利桑那州吉拉县的3名教师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,其中1名教师在同一间教室教授虚拟课程后死亡。截至8月6日,亚利桑那州已确认至少183647例新冠肺炎病例,死亡人数超过4000人。“妈,我有事出去一下,晚点再和你说。”说完这句话,手机屏幕对面的女儿挂掉了视频通话。这原本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视频电话。可让母亲江翠兰没想到的是,此后过去的两个多月里,自己却再也联系不上女儿周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更让李杰觉得蹊跷的是,在周恒失联的十多天后,先后有3个人,分别自称是周恒的同事、室友和招工者,几乎在同一时段加了江翠兰的微信。“这三个人,通过微信,都问我岳母同样的问题:周恒回家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 李杰托朋友在菲律宾报案的回执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似“男友”却告诉李杰,他不是周恒的男友,只是和周恒有业务往来。至于周恒为何给客户发的住址和他的住址一样,疑似“男友”解释说,“她是在我这登记过,但不是住这里,她拿我这地址来收护照。”同时,疑似男友还提到说,“(周恒)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住哪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翠兰说,女儿失联当天早上,周恒还在视频里对她说,自己才领了6000元工资,准备去兑换成人民币,给她打钱过来。“我还问她,疫情期间,你们公司还给你发这么多工资吗?她说是公司发的。”